“南昌公交起火事件”司机:最后一个下车是本分[视频]

邓红英穿着白色的工作服,头发挽到脑后,在鼓掌声中,略带羞涩地接过奖状。

吴秀波开始做起了生意,几经沉浮,面对孩子即将出生的现实,34岁仍没有立业之本的吴秀波终于退无可退,在刘蓓、傅彪等老朋友的召唤下,他重新开始了自己曾彻底放下的演戏工作。即使如此,吴秀波还不忘自己的歌手梦,有时在影视剧中唱首插曲,有时在节目中清唱几句。2012年的央视春晚,吴秀波跟韦唯合唱《爱的奉献》,这是他第一次街知巷闻的公开演唱,结果因为紧张唱错了一句歌词,遭到不少吐槽,令吴秀波受到不小的打击。

7月18日下午,邓红英驾驶的公交车,行至一处公交站台时突然起火,造成一名车上男子死亡。南昌警方事后查明,死者携带有强烈刺激性气味的容器上车,并实施纵火。作为当班司机,邓红英在感觉到异样后,随即熄火并疏散乘客,保护了车上十余名乘客的人身安全。因处置得当,邓红英获得10万元奖励,并获得一系列荣誉。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邓红英称,警觉性来自于多年来的经验与训练,而作为公交司机,危急时刻“最后一个下车是本分”。

新京报:事情过去十来天了,还记得当天的情况吗?

邓红英:那一天我值班,已经在往回开了。一开始车里只有两三个人,然后在东元路口站,有一个大概五十岁的男子上车,圆脸,看起来很普通。他带着行李,坐在了车后面。但是,他一上车,车里就有了一股刺鼻的味道,我觉得不对劲。

邓红英:我这个人,嗅觉还算是比较敏感的。闻到味道后,我就跟那个乘客说,你是不是带了什么有异味的东西。他还挺配合,掏出来一只玻璃瓶,说“就是这个”。我看了一下,有一点像香蕉水,就没收了,放在驾驶台旁边。

在这个过程中,这名乘客没有什么过激反应,也挺配合,表情很平淡。所以,一开始我没在意,觉得可能是误带了违禁品,处理了就好了。

邓红英:我把玻璃瓶抛出去之后,这名乘客开了窗户透气,很快又关上。因为车里开了空调,而且反复上下客,车厢里的味道其实已经被冲淡了一些。

邓红英:是的,过了有半个小时吧,乘客越来越多。这个时候我又闻到那种味道了,有点像汽油味。车开到人民公园站的时候,我问旁边的乘客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,好几个人跟我说,闻到了汽油味,我就开始觉得危险。

邓红英:因为只是我个人的感觉,所以还不敢确定是不是有这种刺激性气味。为了保险起见,我把车开到丁公路北口,然后熄火开门,下车站了一会儿,然后又上车,确定车里车外空气很不一样。

上车之后,我从车前到车后走了一圈。车上的人里,只有刚才那个乘客带了行李,一共有一只拉杆箱,一个旅行包,手上还提了一只红色塑料袋。想起刚才的事情,我怀疑跟这名乘客有关,就站到旁边去闻了下,确定这股味道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。

新京报:你怎么和这名乘客沟通的?

邓红英:我让他下车,我说你刚才带的香蕉水就属于违禁品,现在又是你,请你下车。车上的乘客都支持我,这名乘客有一点慌,一直说下一站、下一站,不肯下车。我说这不可能,你要是不下车,我就不开车。

邓红英:确实把他震住了,可能当时的语气很坚决。但是这名乘客非常顽固,就是不愿意下车。我转身对其他乘客说,那就大家一起下车,都别在车上呆着了,反正我也不会开车。

说完这句话之后,陆续就有乘客下车了。然后我又开始催这名乘客下车。

邓红英:催完这名乘客,我转身回驾驶台。这时,他突然把行李打翻,然后就掏出打火机点上了,火一下子就蹿出来了。

邓红英:当时车上还有少数几个乘客,都被吓了一跳。我赶紧组织大家从后门疏散。乘客全部走完了,车上就剩我和他,我叫他赶紧下车,怎么说呢,还是打算救他,但是没有得到回应。后来我就从前门下车了。

新京报:从发现危险到乘客全部疏散,还记得用了多长时间吗?

邓红英:没有精确计算,车上将近20个乘客疏散完,大概用时不到三分钟吧。嗅觉和那种警觉性,是我个人一直就有的,所以比较早能够发现问题,然后乘客也都很配合。

我们平时会有相关的疏散训练,但是没想过有一天会派上用场。做公交司机十几年,第一次碰到这么危险的状况,当时心跳就很厉害,下车打电话报警的时候,手都是软的。哪怕事后想想,还是后怕。

邓红英:我今年46岁,2001年进入公交集团,一直在13路公交司机这个岗位上,至今也有16年。其实要说入行有点偶然,那一年公交集团招司机,我正好在家一直也没有工作,所以就准备试试。后来报名参加应聘,然后被录用。

邓红英:其实倒没有考虑过性别问题,公交集团的女司机数量也不少,大概占到四分之一。我当时真正有顾虑的,是自己能不能做得来的问题。那时我是有小客车驾照的,没有考过大客车的A照,但是公交集团说可以入职之后培训,所以后来也没有太担心。

邓红英:我们一个司机,是要在一条线上跟全程的。13路车的首班发车时间是早上6点半,末班是晚上8点半。一般来说,我要在早上6点钟到,然后做一些准备工作。晚上收车,交接完,是7点多。总得来说,其实还是很辛苦的。但是我觉得还蛮好,最起码这份工作很稳定。

邓红英:16年一直在一条线上,有时候会有点无聊,然后工作节奏确实也挺赶,经常顾不上吃饭。一开始的那几年,确实是有这种想法的。在一条线上时间久了,就有感情了,对每个站都很熟悉,这种感觉也不错。现在没有动过离开的想法了,愿意一直干下去。

邓红英:我觉得自己很幸运,乘客和我之间配合默契。我不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,做这一切都是出于职业本能。比如司机最后一个下车,这就是司机的责任,毕竟一车乘客的安全都在你手上。

现在想想,其实处置过程还是有改进空间的,比如使用车上的灭火器。

新京报:这件事后很多人给你点赞,有没有成名的感觉?

邓红英:确实很多人来找我,然后省里、市里还有公交集团都给了很多荣誉,有时候走在路上,会有人认出来,叫我英雄。但是我觉得只是做了该做的而已,没什么好说的。接下来,我还会继续在这个岗位上做下去。

集团奖励10万元,对我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。现在这笔钱还没发到我手上,但是我个人不会用这笔钱,我想把钱花到值得、有意义的地方去,所以也在考虑捐献的问题。

相关文章:

One Response to ““南昌公交起火事件”司机:最后一个下车是本分[视频]”

Leave a Reply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  • 网站分类

  • 最近发表

  • 最近留言

  • 最新评论及回复